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资讯动态新闻
资讯
通知公告
动态新闻
志愿者招募
年度计划
年度总结
“《论语》回故里—历代《论语》珍本展”在曲阜开展
时间:2012-09-26       浏览量:

 

2012926,“《论语》回故里——历代《论语》珍本展”在曲阜顺利开展。本次展览由山东省文化厅、中国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办,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山东省图书馆(山东省古籍保护中心)、孔子研究院承办,旨在发挥中国优秀传统经典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作用,在全社会营造全民读书、终身学习的浓厚氛围,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
展览在喜迎十八大、纪念孔子诞辰2563周年之际举办,展品既有来自中国国家图书馆、山东省图书馆的一、二级珍本,又有近几十年海内外出土或出版的《论语》珍本的高仿品、照片;内容上,既有《论语》的白文本,又有历代注释本、研究著作;版本上,既有竹木简本、石经拓本、敦煌卷子、宋元旧椠、明清精刻、名家手稿,又有稀见的日本刻本;语种上,既有汉文,又有满文、日文、英文、俄文。可谓内容宏富,规模空前。
2509年前,孔子开始周游列国,历尽艰辛、上下求索,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将儒学思想传布四方;2509年后,《论语》回归故里,珍品云集、光辉耀世,以“集大成者”的宏富,回馈圣人桑梓。重读《论语》,聆听孔子,品味书香,体悟经典,传承文明,使得本次展览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竹简木简 早期“抄本”
雕版印刷术诞生以前,典籍主要靠手抄的形式流传,物质载体主要是竹木简或纸。此次展出《论语》的两种早期“抄本”——定州西汉墓竹简《论语》、敦煌悬泉西汉木简《论语》。
定州汉墓西汉竹简《论语》,1973年河北定州八角廊村40号汉墓出土,墓主为中山怀王刘修。内容用汉隶书写,避刘邦讳。此批汉简有620多枚,录成释文共7576字,约为今本《论语》的一半,篇章、字句与今本《论语》多有不同。
敦煌悬泉西汉木简《论语》,1992年甘肃敦煌悬泉置遗址出土。为《论语·子张》篇残文,文字与今本《论语》略有不同,在版本学、校勘学上有一定价值,为研究儒学在河西的传播提供重要依据。原件现藏甘肃简牍保护研究中心。
以上两种抄本均以研究著作展示。
 
石经拓本 珍品荟萃
石经是指刻在石头上的经文,内容一般是儒家或者佛教典籍。在中国古代,由政府主持摹刻儒家经典的大规模刻石一共七次。刻成后一般放在太学或国子监内,供学子们校正经典文本,避免传抄讹误。
本次展览展出我国最早的石经——熹平石经《论语》残石的李晓园摹刻拓本。熹平石经始刻于东汉灵帝熹平四年(175),由当时著名的经学家蔡邕主持,包含《周易》《尚书》《诗经》《仪礼》《春秋》《公羊传》《论语》等,规模宏大,校刻精良。熹平石经残石自宋代间或出土,宋洪适收入《隶释》,后失传。清孙承泽、黄易得残石墨拓,钱泳获双钩本数幅,亲摹刻石。翁方纲综合各本勒于南昌学宫,乾隆五十七年(1792)李晓园又据翁本刻石于绍兴学宫。此本末有1935年王献唐题跋,详述汉石经历代摹拓情况。钤有“献唐”“寒金冷石文字”。山东省图书馆藏。
展览还展出了中国后代流传《论语》正文的主本源头——唐开成石经《论语》。开成石经,又称“唐石经”,始刻于文宗大和七年(833),竣于开成二年(837),以唐楷书写。原石立于长安国子监内,今存西安碑林。石经在明关中大地震中损毁严重,明以前的完整拓本今已不存,现存拓本多有残缺。民国十五年(1926),掖县张宗昌皕忍堂据原石字体影摹刻板,残缺处依宋本补足
另展有南宋临安石经(又称“绍兴石经”或“御书石经”)《论语》的旧拓本和乾隆石经《论语》的旧拓本。
        
 
唐代抄经 童蒙诵习
本次展出的敦煌、吐鲁蕃出土的唐写本《论语》虽为高仿复制品,但可一窥唐代写经之概貌。
唐景龙四年(710)卜天寿写本《论语》郑氏注最为引人注目。此卷1969年出土于吐鲁番阿斯塔那363号唐墓。全卷长538cm,存文字178行,起《为政》篇“哀公问曰”章,讫《公冶长》章。卷中有一行题记:“景龙四年(710)三月一日私学生卜天寿。”卷尾又有题记:“西州高昌县宁昌乡厚风里义学生卜天寿年十二。”卷末抄《十二月三台词》二首及五绝六首。中有卜天寿所写绝句,诗云:“写书今日了,先生莫咸池(嫌迟)。明朝是贾(假)日,早放学生归。”这些随手写下的文字使得这个卷子充满鲜活气息。入选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名录号00177。原件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另有学童所抄、字体稚拙的白文《论语》的《先进》《颜渊》二篇(原件藏法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号P.2548),有文德元年正月十三日敦煌郡学士张圆通书白文《论语》的《述而》《泰伯》《子罕》《乡党》四篇(原件藏法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号P.3784),有郑玄《论语注》的《八佾》篇(现藏英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号S.3339),还有何晏《论语集解》合抄经注,多为童蒙诵读用本,均为残卷,如唐乾符三年(876)归义军学士张喜进书序及《学而》篇前三行(原件藏法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号P.2681),唐大中九年(855)令狐再晟、咸通五年令狐文进所书《宪问》篇(原件藏法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号P.2716),中原写本、传至敦煌的时间不早于唐大中五年(851)的《学而》《为政》《八佾》《里仁》四篇(原件藏法国国家图书馆,馆藏号P.3573)。
 
宋元旧椠 刻印精良
本次展览,最悦人眼目的当是一批宋元旧刻的原件或影印件。
《论语集说》是南宋蔡节所撰《论语》集注本,宋淳祐六年(1246),蔡节任湖州郡守。文学掾姜文龙赞此书文约义赅,有裨后学,遂刊印之。这是蔡节集说的最早刻本,也是本次展览唯一一部宋版真品。
《论语》白文二卷,宁宗以前刻板,行密如樯,字细如发,结体方峭,笔锋犀锐。是典型的宋刻巾箱本。
北京大学图书馆藏《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论语》二卷,魏何晏集解,卷后有牌记“刘氏天香书院之记”,有近代藏书家杨守敬、袁克文题跋,迭经李盛铎木犀轩、潘宗周宝礼堂收藏。
由北宋邢昺改定旧疏而成的《论语注疏》,是《论语》由汉学向宋学转型的过渡性著作。此书吸收前人注释的精华,注重儒学义理与名物制度的疏解,是《论语》的标准注疏。宋元以来《论语》集解注疏合刻本,大致有三个版本系统:一是以南宋蜀大字十卷本《论语注疏》为代表,现藏日本宫内厅书陵部;二是以南宋绍熙浙东庾司刻二十卷本《论语注疏解经》为代表,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三是以元刻明修十行二十卷本《论语注疏解经》为代表,中国国家图书馆、台湾中央图书馆均有藏,明嘉靖间闽中御史李元阳刻本、明万历间北京国子监刻本、明崇祯间毛晋汲古阁校刊本、清阮元十三经注疏本等均属于十行本系统。本次展览这些版本多有展出,现藏日本宫内厅书陵部的南宋蜀大字本亦有影印本展示。
朱熹的《论语集注》在元延祐年间,被定为科举教科书,明代,理学中兴,此书获皇室大力倡导,内府多次刊刻。明正统时,司礼监删除他人之注,唯留朱注,该书成为钦定教科书,翻刻监本的官刻、家刻、坊刻大量出现。本次展出的有现存最早、校刻最精的当涂郡斋本的影印本,;有元至正二十二年(1362)武林沈氏尚德堂刻四章句集注本原件藏山博物馆,中华再造善本据此影印;有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元刻本《论语集注》十卷和《四书章句集注标题》三十卷。
 
               
 
马氏辑佚 为功甚钜
2000年,存于章丘李氏的书版5966块,由李氏后人李金义捐献给章丘市博物馆,此举在山东曾一度引起轰动,而这些书版,正是历城马国翰的刻书版片。
马国翰(1794-1857),字词溪,号竹吾,山东济南人清代著名学者、藏书家。他唐代以前已亡佚的古书,从其他著作的注释和引文中辑录出来,加以考证,辨别真伪,并分门别类汇纂成册,编为《玉函山房辑佚书》。该书分为经、史、诸子三编700多卷,共辑佚古书594种,每种之首冠以自作序。这是一部文献学的浩繁巨著,为搜集、保存中国古代文化典籍作出杰出贡献。而马国翰也被王重民先生尊为“清代辑佚第一家”。
本次展览的马氏辑佚本有《古论语》六卷、《齐论语》一卷、《论语孔氏训解》十一卷、《论语包氏章句》二卷、《论语周氏章句》一卷、《论语马氏训说二卷、《论语郑氏注》十卷、《论语麻达注》一卷、《论语何注》一卷、《论语郑注》(王仁俊辑)一卷,其中《论语周氏章句》其书早亡,赖马国翰辑佚得以存世。
            
 
异域刊译 海外流播
儒家思想不只在中国得到历代汉民族及少数民族统治者的尊崇,而且伴随中外文化的交流传播到世界各地,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同,因此出现了众多异域刊印的《论语》版本。
《论语》在国外流传最广的是在日本。本次展出的四种本子,一是在中唐时已传入日本的何晏《论语集解》正平本,日本正平十九年(1453)界浦道祜居士刊刻,是现存最早的和刻本;二是初刻于后奈良天皇天文二年(1533)重印于大正五年1916)的天文板《论语》,此本出于菅公手写本,菅公本是日本右大臣菅公于醍醐天皇昌泰二年(唐昭宗光化二年,公元899年)据唐石经抄录的白文本《论语》,此本是后代日本流传《论语》经文的祖本;三是日本天保八年(1837)津藩有造馆据菅公本摹刻,清傅云龙在日本东京又据以覆刻的《纂喜庐丛书》本,后严灵峰收入《无求备斋论语集成》;四是日本昭和五年(1930)涩泽荣一景宋刊《论语注疏》十卷,魏何晏集解,唐陆德明音义,宋邢昺疏。
另有日本太宰纯撰《论语古训正文》二卷,此书是太宰定保在其父太宰纯所撰《论语古训》十卷的基础上,别取经文,用片假名注音,以教学童,刻于日本宝历四年(1754日本昭和五十一年(1987)国书刊行会出版的林泰辅编《论语年谱》,内容包括孔子略传、《论语》的编纂、《论语》的影响、汉代以后《论语》在东西方的流行概况等,可谓《论语》海外流播的专著。
山东省图书馆藏《论语本义官话》,德国安保罗撰。安保罗,德国独立传教会传教士,在德国受过良好的教育,1893年来华,1895至1897年担任广学会总干事。鉴于中国传统读经模式的弊端,安保罗于1904年翻译《论语本义官话》一书,“官话”即白话文,将《论语》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翻译出来,同时利用基督教的相关教义解释《论语》,是《论语》较早的白话文译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链接 中国国家图书馆 国家数字文化网 中国古籍保护网 山东省文化厅
山东省图书馆 版权所有 建议您使用IE6.0以上版本 1024X768分辨率 鲁ICP备10009597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