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入口>>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大众讲坛讲座预告
大众讲坛
开篇寄语
讲座预告
讲座纵览
名家介绍
它山之石
讲坛视频
讲坛直播间
孔子与苏格拉底
时间:2012-06-12       浏览量:

时间:6月16日(周六)上午9:30

地点:一楼报告厅

    孔子形容他自己“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苏格拉底自称无知。然而孔子是中国伦理学的奠基人, 苏格拉底创建了西方伦理学传统。本期讲座力图说明并比较孔子与苏格拉底在建立中西伦理传统中的理路.
    孔子的伦理学探究被视为一种来自上天的使命:“天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论语•八佾》)。与孔子惊人相似的是,苏格拉底同样声称他是受神指令研究伦理学问题的。像上天把孔子用作木铎一样,德尔斐神把苏格拉底用为牛虻(《申辩篇》 30e)。
    苏格拉底从未将他的诘问法用到众神存在与否的问题上。他主张,对神明的完备知识超出人类智慧之外,他否认任何死后生命的任何确定性知识(《申辩篇》,29a-b,37b)同样地,孔子从未质疑上天的强力,而且也像苏格拉底那样,几乎不对上天本性与来世的理论探究感兴趣。“未知生,焉知死?”(《论语•先进》)。既然这两种伦理学的奠基者都有着那样的一个神旨,我们就应该用一种不同的眼光看待孔子的天命,并也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去考虑苏格拉底的宗教信念和理性主义之间的紧张。
    苏格拉底和孔子都相信实践他们各自的使命是虔敬的德性所要求的,可他们显然对怎样才算是虔敬的有着不同的观念。对苏格拉底而言,虔敬通过考察人的道德信念体现,而在孔子那里,虔敬与挖掘传统智慧相关。对于苏格拉底来说,诘问法不仅揭示了神明给他的谶语的意思,而且也展现了神在人类傲慢自大这点是正确的。孔子把上天的“道”与传统的文化联系在一起,找到了寻“道”之路, 视他的天命为复兴传统文化与价值。“道”的复兴成为一项重拾传统文化精神的任务。
    对孔子和苏格拉底的伦理学而言,两者的中心问题皆关于好生活是什么样,或一个人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对孔子而言,他的任务是去找到人类的“道”,即一个人的生活应该如何过的正确路径。苏格拉底声称其哲学的目的是让雅典人幸福,或让他们过一种正确的生活。希腊术语“eudaimonia”传统上译为“幸福”, 其意义是“好生活”、“成就”或“兴旺”。考虑“eudaimonia”,就意味着厘清什么样的生活可以算做是兴旺的。
    近一步,两种伦理学都通过关注德性——即那种使人成为一个好人的品质——来回答这一中心问题。然而,它们用不同的方式去陈述此问题。在苏格拉底德那里,这一中心问题乃是“什么是德性?”在孔子那里,它成了“什么是仁?”苏格拉底把德性与灵魂的某种状态联系起来,并将德性置于一种幸福生活的核心地位。德性是唯一值得拥有的事物,它和所有事物都相关,并对幸福而言是自足的。
    孔子的目标在于寻求“道”,但也在于培养“德”(德性)。他强调对“德”的培养是其主要关心的事情(《论语•述而》),在探寻“德”为何物的过程中,孔子引入了另一个术语:“仁”。他的“仁”的理论是他的“德”的理论。一个有德之人也就是一个仁者。孔子把人的“道”或“德”(德性)与“仁”联系在了一起,也就是一个人应该成为怎样的人。
    虽然苏格拉底对“幸福”的探究和孔子对“道”的探究都关注德性,可他们却在德性是什么、以及如何追求德性方面产生区别。我将列出并分析如下四个相异的重要方面:(1)理智主义与品格培养;(2)传统与社会价值;(3)政治与德性;(4)伦理学的功能。
    6月16日(周六)上午9:30,由山东省图书馆和齐鲁晚报联合举办的大众讲坛有幸邀请到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哲学系终身教授、山东大学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余纪元,为听众带来讲座《孔子与苏格拉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链接 中国国家图书馆 国家数字文化网 中国古籍保护网 山东省文化厅
山东省图书馆 版权所有 建议您使用IE6.0以上版本 1024X768分辨率 鲁ICP备10009597号
网站访问量: